<nav id="plt0h"></nav>
    1. <em id="plt0h"></em><em id="plt0h"><acronym id="plt0h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<rp id="plt0h"></rp>

      在中國當導演,他們怎么拿捏尺度?

      李強、張玉國 等人看過

      采訪/撰文:法蘭西膠片、空山

       

      今天有11位導演,一起聊聊國產影視作品的尺度和創作。


      這篇文章大概分為兩部分,前半段是導演們的修改、刪減,后半段是導演們的應對和態度。有人要等等再拍,有人覺得能用智慧解決,有人計劃仔細研讀政策,有人想走關系。


      總之,都不容易。


      至于為什么這么難,不知道。


      備注:本文素材來自第一導演的過往專訪

       


      邢健《冬去冬又來》改背景



      這是一部女性悲慘史。女主角本來嫁給乾老大,但老大無法生育。乾老爹為了留后,讓老二去上大嫂,老二不同意,就讓老三上。


      違背人倫,只能在中國人民站起來之前。


       

      其實這個故事最早放到了90年代,但過審難度特別大。后來又放到文革,風險更大了。


      再往早一點,就發現滿洲國時期,很多事情可能沒被拍攝過的,那段歷史也特別荒誕。



       

      饒曉志《無名之輩》改結局



      2018年的黑馬影片,票房上以小博大,口碑上一騎絕塵。影片結尾有悲情也有希望,但原結局不是這么寫的。


       

      其實《無名之輩》第一稿結局就是死光光。一稿劇本里煤氣是放了的,隔壁的老王提著蛋糕進去,因為那天是她的生日,她一點蠟燭,老王炸死了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我的惡趣味哈哈,最后一個鏡頭是任素汐站了起來,那些匪徒都被警察打死,當然警察也有犧牲的,就一團亂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不能這么寫啊。我已經把它極致到一天了,可能還是需要一些祝福和出口。

       

      這個東西要考慮的太多了。當然也不是說,放開審查我就能拍出一個特別牛的作品。我現在作為一個商業片導演,不見得那么自如。



      錢寧黃《蛋黃人》最初偏B級性喜劇



      《蛋黃人》是中國最稀有的性喜劇,還帶有《異形》般的驚悚效果,讓它和那些屌絲擁有超能力的作品完全區分開。


      在遙遠的外星,數千萬蛋黃都依靠母體生存,服從母體的安排,但一只蛋黃經過進化,實現了意識覺醒和人格獨立,逃離了母體并遭遇追殺。這樣的設計,也讓人覺得導演有話要說。


      但一般不能完整表達。


       

      有人說《蛋黃人》像《寄生獸》,其實本質上不是一個東西,蛋黃人的主題是青春成長,甚至有些性喜劇,只是包含了共生的概念。

       

      核心表達上,《蛋黃人》有點成人向反英雄的那種。但有些東西被改掉或剪掉了,就不夠極端。

       

      比如說蛋黃一直說“交配”,現在都改成“配對”。

       

      我們本來想叫蛋疼人,因為蛋黃可能長在男主的下體,但是馬上被否了,太成人。

       

      其實是比較B級片一點,會更好玩。但能做到現在的尺度,我已經覺得很不可思議了。



      翟義祥《馬賽克少女》斗爭到底,片就沒了



      這是一部關注少女性侵的電影。


      改編自真實事件。


       

      我覺得基本呈現是達成的。和我對調查記者的那種感受是一樣的,做電影也是戴著鐐銬跳舞。

       

      我們確實是有一顆想去突破的心,有一刻強烈的不安分,然后又反反復復被摁住。


      對我來說,最痛苦的地方也是這。

       

      我們都在談韓國電影或日本電影,包括《寄生蟲》。一個感受就是你做不到,而且這個差距是非常大的。

       

      到最后,就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成為什么樣子,我真不確定。因為可能你再拍幾部作品就被馴服了。

       

      但是我說這些,也不是需要大家去包容(作品的不成熟)。我肯定是有些地方是不愿意接受,或者不愿意被馴服的。但如果你要斗爭到底,這個片子就沒了。


       

      陳曉鳴《學區房72小時》審查一年多,反復刪改



      我們曾把《學區房72小時》形容為2019年中國電影審查的一條“漏網之魚”。


      它涉及了師生戀、教育腐敗、貧富差距、房地產市場,拍攝13天,審查一年多。


       

      我昨天還在和屠畫(戲中扮演傅教授的學生戀人袁航)道歉,整部戲剪得最多的就是她這個車震戲。

       

      我想體現出,這場戲跟前面傅教授為了買學區房而奔波的巨大驚詫感。

       

      幾次跟審查進行陳述,不行,第一輪送審就是個巨大問題。這個師生戀本身就難過審,但(刪了這場戲)在戲劇沖擊力上它是絕對的傷害。

       

      最后就變成了我預案當中的小樹林空鏡加聲音了。

       

      《學區房》總共審查了一年多,除了車震,其它刪改的地方,我寫了五六千字的陳述,來說明我為什么這么拍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袁主席在揍傅重的第一句話,本來是“上床了沒”,不能說。傅重和前妻劉家園在廚房聊天說“華明小學那個校友簿打開全是社會名流”,“社會名流”四個字不讓說。


      賈教授跟塞紅包的學生說,“我有數,我有數”(暗示能幫學生改學分),讓我把“有數有數”改掉。改配音吧,改了一個“替我向他問個好”,其實意思一樣!但是我這么一改,審查就過了,就動了幾個字。

       

      最后就是結尾,原結尾挺灰的,挺暗的。

       

      我每次就等待制片人去拿修改意見下來,通過電話會議,完整地討論它每一點的修改意見,然后該申訴就寫,幾千字地寫,不通過,再想招兒改。

       

      改完就出帶子,寄北京,制片人再跑,那也真是跑斷腿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在這樣的情況下審了一年多,除了題材本身有社會敏感性以外,還有就是從去年以來,大家都知道電影局和中宣部的一些人事調整。

       

      原來可能30個工作日會給你信。從去年開始就不是這樣了,等倆月才給你個信都有可能。


       

      每次等審查意見的這段時間我干嘛呢,我啥都不敢干啊!

       

      有人找我拍網大,拍電視劇,掙個錢什么的,我都不敢去。

       

      為什么呢?我一去拍,拍到中間的時候局里來意見了,我在劇組我不可能回去改。



      路陽《繡春刀3》:等

       

      雖然路陽不承認,但《繡春刀》系列一直被影迷視為“披著武俠外衣的政治驚悚片”,時間放在漢民族最后一個王朝的末期,講述激流暗涌的權力斗爭。


      這是一個節節攀升、規模不斷擴大的系列,但在《繡春刀2》之后,路陽停了手。


       ▼


      我做完《刺殺小說家》之后,會再做一部電影,然后再做《繡春刀》(第三部)。現在不是……嗯……是吧,現在還沒到時候,還沒到時候。


       

      翁子光《海祭》:等


      網絡圖片,與事件人物無關 

       

      太平洋大逃殺案,又稱魯榮漁2682號慘案。2011年“魯榮漁2682”號漁船出海,33名船員內斗,最終11人存活、16人死亡、6人失蹤。存活的11人均被判刑,其中5人判處死刑。

       

      2016年年初,《時尚先生Esquire》雜志發表記者杜強采寫的特稿《太平洋大逃殺親歷者自述》,引發極大轟動。

       

      翁子光原定于2016年10月開拍改編自案件的電影《海祭》,但至今未能成行。

       

       ▼

       

      《海祭》最大的問題是,我們公布要拍后,微博很多人反應太大了。特別有一些人說,希望這個電影過不了審,希望能做到《踏血尋梅》那樣。

       

      其實電影局很無辜,他們要把一個國家批準的關,又怕被公眾罵。我挺體諒的。

       

      打破禁忌的東西,是我們很想去看的。為什么大家都喜歡《我不是藥神》?其實他在打擦邊球,真的打到邊緣,能給到現實主義的力量。

       

      《海祭》,我還在等電影局的信息。我們改了10稿,當時過了公安部、電影局的審查。

       

      這個電影,沒有傷害民族感情的東西。里面有沒有真善美?有。

       

      劇本非常好。很多導演看了之后都覺得,不拍太可惜了!我也有計劃,這個是一直在我心里面的夢。

       

      其他就不具體說了。

       

      但面對審查,我從來都沒那么害怕。大家是文明對話,他今天不給你過,你給他一個可以相安無事的版本,英文叫win-win,雙贏。我愿意做配合,不會去抱怨、謾罵。

       

      但是我必須要很真誠,有些話我說不出來,你讓拍我也拍不了。

       


      刁亦男:直面壓力,不能改,要用智慧



      刁亦男上一部作品《白日焰火》就有過刪改風波,他愛好現實主義犯罪題材,是被重點關注的對象,新作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也很吸引注意力。


      堅持作者化表達,必定面對壓力,刁亦男說不要躲、不能改。


       

      (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最后的落點)就是一個逃犯的救贖,他完成人生的價值。普世的,也是一種古典的英雄主義的某種表達。

       

      如果有什么東西給你壓力了,那你也要繼續創作。我現在始終抱著這樣的態度,就是直面這個東西。不要躲。

       

      你的初心也不能改。你不能為此說,我就不拍我想要拍的東西,我換。不能改。

       

      只是說你要用更智慧的方式,用你的想象力來跨越現實的約束。那你反而可能獲得更高級的一種表達,我是這么理解的。



      林珍釗:我們一定會把政策讀得更透


      網絡電影曾經是影視市場的相對自由地,色情、恐怖、暴力、鬼神……各種擦邊球玩得飛起。


      林珍釗,一個一年能掙一個億的網大導演,推出過爆款《大蛇》,他基本沒怎么蹭過這樣的福利。更加規范的審查來了,他似乎沒有疑慮。


       ▼

       

      網絡電影經過了幾個時代,從一個純題材紅利的時代開始,軟色情、僵尸、恐怖、黃賭毒、魔幻基本上都玩了。

       

      軟色情的網絡電影是很低級的東西,也破壞整個市場。我不喜歡。

       

      我一定也會想拍真正的院線A級制作,影響更多的觀眾。

       

      我覺得院線電影的審查,是重要的問題,因為像現在還是高敏感題材多,我們做院線一定會把政策讀得更透,更符合市場。

       

      網絡電影的審查也變嚴格了,這是洗牌過程,適應了才能走上更大的平臺。



      阿年:盡可能動用各種各樣的關系


      阿年是第六代導演之一,當年因為私自拿《冬日愛情》的拷貝去海外參賽,被禁了一年多。


      他的最新作品是《拿摩一等》,請到了賈樟柯、高群書、管虎、張楊、李楊擔任監制,人脈極廣。


      拍新片,要過審,他可能還得打這個牌。


       ▼

       

      我下面還會碰一個現實主義片子,就是前段時間曝出的真實校園殺人案件。

       

      我現在是跟政法委在聊,用的是16年前受害人孩子的視角,大部分還原真實發生的事。

       

      在中國電影現在這個生態下,你要表達,你肯定盡可能動用各種各樣的關系,能夠過了這關。

       

      這個電影,肯定是刺痛的。


      *請在評論區理性討論

      本文為作者 第一導演 分享,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,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!如作者有特別標注,請按作者說明轉載,如無說明,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,并請附上出處(影視工業網)及本頁鏈接。原文鏈接 http://107cine.com/stream/117406

      第一導演

      點擊了解更多
      導演社群。
      掃碼關注
      第一導演
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無名之輩

      查看更多 >

      南方車站的聚會

      查看更多 >

      饒曉志

      查看更多 >

      翁子光

      查看更多 >

      刁亦男

      查看更多 >
      我要評論
      免費成人視頻